赵瑗其人

作者: 文物考古  发布:2019-05-12

这几个月,有一个老杭州和他退休的故事,频繁地出现在钱江晚报上。

  4月,79岁的何忠礼,浙江大学历史学系教授、杭州市社科院南宋史研究中心主任,也是钱江晚报《文脉》栏目专访过的文化学者,坐在望江路255号——南宋皇城德寿宫遗址西南角,带来了一场“宋高宗其人”的讲座,他为脚底下这块地的“前业主”抱不平,以数十年的研究来证明宋高宗不是一个荒淫无道的皇帝。

  历史学家走后,艺术史论家来了。

  5月18日,宋高宗存世稀有真迹的《四朝宸翰—宋高宗等南宋皇帝御笔》卷,在杭州低调现身了一个下午,杭州十多位专家学者近距离欣赏,其中有一卷宋高宗《御笔草书七绝》,叶恭绰在卷尾题跋里说,正是高宗晚年在德寿宫里写的。

  这几天了,考古学家也进场了。

  就在何教授讲座的地方,如今的杭州市方志馆(汪宅)后面,说得再确切点,胡雪岩故居北门的斜对面,有一个鼓楼环卫停车场,铁门紧闭,上写:施工现场,闲人莫入。

  你应该明白了,这位相当资深的“老杭州”,就是在杭州住了半个多世纪的老人家(虽然他是河南人)——宋高宗赵构,南宋开国皇帝。他退休后住了25年的家——杭州德寿宫刚刚开始第四次考古发掘。

  这次发掘的重点

  是宫殿的核心区

  说到德寿宫,老杭州是最不会把它当成韩国料理店的,因为宋高宗和他的德寿宫名气很大,从1984年开始,已经进行了3次持续33年的考古发掘,报道这条新闻的钱报记者也已经换了几代人……

  “这条马路下面就是南宫墙。”站在胡雪岩故居门口的红绿灯下——望江路和中河交叉口,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征宇看到钱报记者穿马路过来,就说了这么句话,瞬间入戏。

  眼前的望江路车来车往,一个很日常的早高峰。可能很多人还隐约有印象,2001年望江路拓宽改造,当时考古队员就在这里进行了德寿宫的第二次发掘,发现了德寿宫的东宫墙、南宫墙以及部分宫内建筑遗迹,之后便回填保护。

  “南宫墙不宽的,2米不到一点。现在就在望江路下面。”我们沿着汪宅的白墙走——不到50米,就到了这次发掘的停车场。

  建筑垃圾堆成了小山,技工们正在一铲一铲清理。这里跟良渚不一样,因为是在城里面,所以建筑垃圾堆得很厚,水泥什么的,堆得厚厚一层,所以要先清理建筑垃圾。

  “你看红砖那么深,这些都是现代建筑的废弃。”王征宇说,这两天刚刚开始清垃圾,才刚挖到老的地面,大概是解放初的地面,一米多高。“先弄弄干净,场面收拾干净,有点类似搞卫生。你过一个月来,可能就能初见端倪了。”

  初见端倪是什么意思?换句话说,我们能看到什么?

  按照前几次的发掘,德寿宫藏在3米深的地下(注:此前有新闻说是5米,其实不到5米,应为3米深)。前三次发掘,考古队员已经发现了西宫墙、南宫墙和东宫墙,可以说,把德寿宫的范围和轮廓搞清楚了,靠东河,南临望江路,北面到梅花碑一带,约17万平方米。

  宫墙找到了,那就继续往核心地区慢慢进发。这次发掘的重点,就是很多人都感兴趣的宫殿中轴线上的建筑,以及更多园林遗迹,比如传说中的“小西湖”。

  德寿宫地块

  原是赏赐给秦桧的

  此刻,我们就坐在德寿宫的中轴线上说说宋高宗的故事。

  大家都知道,宋高宗在现在的凤凰山东麓,建造了南宋皇城,就是我们说的大内,它还有个称呼:南内。

  有南内,自然对应北内,北内就是德寿宫。可想而知,虽然赵构退位了,但此处规模堪比南宋皇城,地位甚高,在南宋形成了南内(皇城)和北内(德寿宫)并置的特殊格局。

  有意思的是,这个地方,一开始高宗是赏赐给秦桧的。也就是说,德寿宫的前前业主,是秦桧。

  绍兴十五年(1145)4月,高宗赐秦桧望仙桥东甲第一区。2006年发掘时,考古队员在一个凹池里,发现了砌成几何图案的青砖,这些砖块正是秦府遗迹。

  高宗的眼光自然是好的,岳飞的孙子岳珂在《桯史》写,望气者(风水先生)认为此地有“郁葱之符”——嗯,好到有王气,果然,秦桧死后,府第马上收归官有,改筑新宫,成为赵构养老的家,儿子孝宗为了表达自己的孝顺,曾一再扩建。

  赵构退休时56岁,对于皇帝来说,退休得有些太早了。几千年来,只要皇帝不患重病,不受逼迫,决不可能主动把皇位让出来的——乾隆生前主动将帝位传给嘉庆,都已经85岁了。

  高宗解释说自己“老且病,乐欲闲退”,这显然是借口,除了丧失生育能力,他身体好得很,到81岁才去世。

  何忠礼曾分析过四个原因,其中一个,就是高宗的恐金病又发作了。为了保障自己的荣华富贵和生命安全,像他父亲徽宗那样,做一个太上皇帝,就可以自由行动,当是最佳选择。

  还有一个原因,虽让帝位,仍保尊荣,可以享受优游卒岁之乐。

  高宗与吴后退居德寿宫25年间,孝宗对老爸非常孝顺,除了“一月四朝”以外,孝宗每年都要给父母大量零花钱,同时陪伴老爸饮酒游玩。当然,很多时候,也不用跑到西湖边,因为在德寿宫里,该有的风景全都有了。

  “小西湖”和“飞来峰”什么样

  挖到后才有定论

  王征宇说,德寿宫前殿的布局其实属于皇宫标配,最独特的还是后苑,堪称中国古代园林发展史上的一个经典案例。比如著名的“小西湖”和“飞来峰”。

  对此,《建炎以来朝野杂记》里有比较清晰的描述:“宫内凿大池,引西湖水注之,其上叠石为山,像飞来峰,有楼曰聚远”。

  这个引西湖水注入而成的大池,面积大概十余亩,规模跟凤凰山皇城后苑里的小西湖差不多,池中也有岛洲,岛洲上建有至乐堂,可以观赏教坊奏乐、跳舞,欣赏戏剧啥的,文娱节目很多。

  其实,此前几次发掘,考古队员已经发现了水渠,以及水闸、水池、水井等一系列园林遗迹。

  那么,这次“小西湖”能找到吗?

  “难说,我们不一定能挖到,有可能还要再往北面。因为德寿宫范围很大,河坊街往北也还是德寿宫的范围。”王征宇说,这一次发掘,将持续一年半左右。

  城市考古缓慢而艰难,因为被我们现代城市所叠压,需要一点一点抢救,一点一点露面,所以才进行了30多年之久。而有时候,现实可能是残酷的,德寿宫真的如此豪华吗?

  前些年,宋史专家包伟民曾经在杭州做过一个名为《走出繁华世界》的讲座,请注意,是“走出”。

  北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南宋吴自牧《梦粱录》、周密《武林旧事》、西湖老人《西湖老人繁胜录》等,都是宋人记述北宋京师开封城与南宋行都临安城的文献。包伟民说,从这些文献看,开封、临安等宋代的城市经济繁荣,居民生活安逸。我们所说的“梦华世界”,就是指现在的学者依据这些资料所描绘的宋代城市的繁荣景象。

  他在讲座中说,“梦华世界”有一定的史实依据,是有意义的。“但是,由它所反映宋代城市的景象并不全面。这是因为前面所举那些文献的作者,都是北宋或南宋的亡国遗民,他们有着强烈的回    忆旧时美好时光的恋旧情怀,扬善隐恶,有着明显的倾向性。如果我们对宋代城市的理解完全建立在这些资料之上,就可能有失客观。”

南宋人周密当年感慨:就像做了一场梦,太美了。究竟美不美,800多年后,一切还得用证据说话,钱报记者也将持续关注德寿宫考古的一举一动。(来源:浙江在线)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赵瑗其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