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塔莉亚波克隆斯卡娅

娜塔莉亚波克隆斯卡娅

娜塔莉亚的回家之路

记者:我们为您买了玫瑰,不知道您是否喜欢?

娜塔莉亚:当然喜欢,这么美的花儿谁不喜欢?

旁白:进入办公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尼古拉二世的画像。

娜塔莉亚:这是我家留下来的,当我刚来办公室的时候,这里完全是另一个样子,这些肖像和画作都是我的。

旁白:当摄制组正在准备进行采访的时候,娜塔莉亚波克隆斯卡娅向记者解释了为什么她到现在对采访如此谨慎。

娜塔莉亚:人权委员会来到我们这里,检查我们是否有违反人权的行为,我说:如果这些行为确实存在,您跟我说,我会解决的。一周后,网络媒体报道,检察长对破坏人权的粗暴行为毫不知情。

记者:别担心,我们尊重人权,也尊重检察长,今天我们将进行公正客观的全面报道。

旁白:对于娜塔莉亚来说克里米亚是我们的,乌克兰也是我们的。

娜塔莉亚:可惜的是,那些声称热爱乌克兰的人们,实际上他们完全没有。因为真正的乌克兰并不是那样的。

这件事情很微妙。为什么?因为那时候,我看到了整个基辅都被不公平笼罩着,在独立广场,在乌克兰总检察院我那时非常生气,我认为:天哪!难道人们都病了吗?这种病传染了所有的人,而他们现在无法康复吗?这些事情就发生在我家窗外,我亲眼看到了这一切:疯狂的人们愤怒地敲鼓、用盾牌砸地罪恶之火在燃烧,魔鬼从废墟中走了出来,跳起了罪恶的舞蹈我只能这么想了。

由于独立广场事件,我们在乌克兰总检察院没日没夜地值班。二月份我得到了一个机会,去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出差,然后我顺路回到叶夫帕托里亚的家看望父母。当时,那里有个亲俄派的集会,提议举行全民公决,当然,我也参加了这个集会。他们发给我了圣乔治丝带,对我而言,圣乔治丝带令我感受到了克里米亚人民的心情。我想:天哪,哪怕这里有人能和你们有一样的想法该多好呀!对于一个刚刚从基辅噩梦中逃出的人来说,这条丝带并不只是一块布那么简单,集会之后我把这条丝带带回了基辅。

旁白:回到基辅后,娜塔莉亚得知,国家的政变达到了高潮。

娜塔莉亚:那些杀人犯不在乎:在乌克兰境内,并没有多少人同意反对派的口号和方式。在去基辅的途中,我得知一位新的检察长上任了,他叫马赫尼茨基。此人早先在律师事务所工作,或者是佳格尼博克律师事务所的所长,这是自由党,是个民族主义党派,高呼法西斯的口号,他成了我们的总检察长。当时我想我已经决定辞职了,不会在那儿工作了。我那时很反对、很生气、很害怕,我想公开表示我不承认他。我拿着圣乔治丝带,把它挂在了衣服的口袋上,去了总检察院。与以往不同的是,站在门口的不再是士兵,而是带着红黑袖标的右区分子。

这是右区,戴着圣乔治丝带穿过这群右区的暴徒,无疑是很勇敢的行为,我这么做就是为了让大家看到。他们看了看我,大概是觉得我疯了:一个小姑娘来上班,还别着丝带。不知为何,他们并没有特别注意我,但他们确实看到了。他们无视法律夺取政权,如果我们为这些非法夺权的人效力的话,我们就是叛徒。

旁白:现在,圣乔治丝带在乌克兰被视为矛盾的根源,戴着它哪儿都去不了。但是娜塔莉亚进入了总检察院大楼,她的同事们对她投以敌视的目光。

娜塔莉亚:我和那个女人吵起来了,她说现在挺好的,推翻了腐败的政府,光明的日子就要来了,乌克兰就要独立了。我回应道:列娜,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没看过电影吗?你没有爷爷奶奶吗?你有爷爷奶奶吗?你在他们面前不羞愧吗?现在可是法西斯掌权啊!,她说:娜塔莎,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要是还生活在过去的话,你就不会有未来了!

这是乌克兰总检察院的同事,她当时就像我们所有人一样在独立广场上值班,她当时那么坚信,其他人也像她一样。那些总检察院的工作人员那些应该执行法律监督的人们他们已经在憧憬政权被推翻的时刻。他们被蒙蔽了,以为欧洲会帮助他们,独立的乌克兰、欧洲、欧盟这样我们就可以安居乐业了。

1234显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