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信息安全分析人士认为,朝鲜的网络战理念经历了由低级到高级的发展。最初,他们只是单纯地为了显示自己的能力与存在,后来则发展成网络攻击,包括情报搜集、心理宣传等。连网络安全专家都不得不承认,朝鲜在网络战方面表现出了很强的学习能力。他们不断学习美韩网络部队的手段和技巧,同时利用学习到的知识研究自己的技术,向对手的薄弱点发起攻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安全专家麦克尔拉斯卡说。据2004年叛逃至韩国的朝鲜电脑工程师金恒光透露,过去,朝鲜只会在网络上发布水贴以向外界宣示存在感。现在他们已经有能力把主要精力集中在破坏核心设施、暗中窃取国家机密方面,这是真正的网络攻击。

从显示存在到搜集情报

据悉,两年来朝鲜的网络部队人数翻了一番。韩国军方人士确信,该部队目前拥有约1200名黑客,部队总人数将近6000。这比韩国方面原先估计的3000人增加了一倍,是朝鲜这些年来加紧培训的结果,速度惊人,该人士透露称,与这相比,韩国网络战司令部仅拥有一支约500人的小部队。

韩国媒体称,人民军总参谋部下辖两家网络战单位,一是总参指挥自动化部;二是敌工宣传部。指挥自动化部下设第31、第32和第56办公室,负责开发黑客软件、军用软件以及指挥与通信软件;敌工宣传部下设第204小组,负责对敌网络心理战。

各司其职攻击凶狠

文章称,对经济困难的朝鲜来说,网络战无疑在维护国家安全、对付装备精良、经济富足的美国和韩国方面具有最佳效费比。长期以来,朝鲜一直致力于谋求非对称作战能力,比如研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制造远程弹道导弹、大力发展特种部队等。发展网络战能力被列为重点项目,低投入、高回报的特点是主要原因。

不过,平壤方面对韩国的指责一律加以否认,称韩方声称的网络攻击行为非己所为,韩国的调查结果是赤裸裸的捏造和虚构。

韩很难发起对等攻击

(一旦成功)平壤方面就能够利用网络特工,以极低的成本获取各种宝贵的回报,高丽大学信息安全研究生院教授李东勋说,他们发起的网络攻击不仅可以分化韩国民众、造成社会不稳定,而且还能破坏韩国的基础设施管理、扰乱社会秩序,后果相当严重。

曾在美林大学接受网络课程培训的一名张姓军官称,朝鲜为了培养网络战人才不惜血本。他们甚至能有机会到国外大学学习,他说,对一个资金匮乏的国家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据称,在美林大学基础上组建的指挥自动化大学每年能培养出100多名网络专家。而牡丹峰大学则专门负责培训黑客。

2009
年组建的侦察总局下设121小组,负责入侵敌方计算机网络,获取机密资料或施放病毒;同时,侦察总局之下还设有第91、第3132两个专项办公室,分别负责黑客攻击以及网络心理战;第110实验室(也称技术侦察队)负责对敌军事或其他战略设施发起网络攻击;文献调查室则负责入侵敌方社会或经济组织网站,并搜集相关重要情报。

《韩国先驱报》称,为了应对日益严重的朝鲜网络威胁,韩国国防部特别组建了网络战司令部,各军种军以上单位组建计算机应急反应小队处理网络入侵事件。为培养网络战人才,韩国国防部与高丽大学联合成立网络防御系。首尔方面还加强了与华盛顿的合作,以期共同应对来自朝鲜的网络挑战。专家称,韩国还应该出台一份更全面的国家战略,以指导处理公共和军用网络事件,促进相关部门平时、战时和危机时的合作。

鉴于网络战的价值,朝鲜近年来投入了巨大的精力和资源。《韩国先驱报》综合各方渠道的信息称,朝鲜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就展开了网络战教育和培训工作。有关部门从全国海选有培养前途的网络学员,先在平壤第一中学接受密集的网络安全基本训练,然后分别送入金日成军事大学、指挥自动化大学(前美林大学)、金策工业综合大学或牡丹峰大学进一步学习,毕业后成为精锐的网络战军官。

韩国方面声称,尽管人民军网络部队内部门林立,但相互之间配合默契,攻击动作凶狠。2000年以来,朝鲜网络部队活动频繁,对韩国和美国的军事单位、政府机关以及私人企业造成了重大伤害。其中以2009年7月7日攻击35家韩国和美国政府网站(包括青瓦台和白宫),2011年4月攻击韩国国家农业合作联盟银行系统(迫使其瘫痪数周)以及2013年3月攻击韩国三家主要广播公司和三家大银行,造成近3.2万台个人计算机瘫痪最为典型。

每年培养百名网络专家

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正在耗巨资训练网络战士,以期获得强大的网络空间作战能力。据称,这是朝鲜谋求针对美韩两国的非对称作战手段之一。近日,《韩国先驱报》就此发表专题文章,对朝鲜网络战意图、组织构成以及韩国的对策等进行了详细分析。

一名叛逃韩国的前朝鲜人民军电子战军官称,对朝鲜来说,网络战不仅是达成军事目标的有效手段,还是取得经济利益的附加渠道。这是朝鲜大力发展网络空间能力的另一个原因。朝鲜有不少网络战士在实施攻击的同时,还会在国外网络中搜索有价值的经济情报。他们以这种方式帮助朝鲜吸引外国投资,有时还会趁机大捞一笔硬通货。

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 ,安全专家称,由于朝鲜网络化程度不高,在网络空间对其发动对等还击是不现实的。朝鲜能接触互联网的只有区区数百名高层政治领导,其他虽然还有少数人也能上网,但仅限于被国家严控的内部网络,因此,网络宣传对朝鲜民众的影响微乎其微。而且,朝鲜使用自行研发的计算机操作系统(即红星系统),更降低了外部入侵的可能性。

韩国高丽大学信息安全学院2012年发布的防务白皮书显示,朝鲜网络部队的主管部门主要有两个,即朝鲜国防委员会领导下的侦察总局和人民军总参谋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