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持枪权的现实意义

因政府围捕非法放牧的牧民牲畜,美国政府骑警和牧民支持者近日在西部的内华达州爆发冲突。12日,美国政府宣布返还围捕的400多头牲畜,以结束对峙。不过,这场重点本应在“土地使用权和所有权之争”的纠纷却意外将中国企业卷入。美国新闻调查网站日发表文章称,美国政府围捕牧民牲畜的最初原因是当地要发展太阳能电力,而发电厂将由一家中国公司建造,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人里德及其长子是这个预计耗资50亿美元太阳能计划的“利益相关人”。

现年67岁的邦迪则表示,他的家族从1877年起便在维京河谷放牧,当时土管局还远未成立,那种乌龟还未被宣布为濒危物种。他还说,根据美国宪法,内华达州才拥有维京河谷的主权。因此,即使他欠下了放牧费,也不会把这笔钱交给联邦政府。4月9日,支持邦迪的抗议者与联邦骑警爆发冲突,画面视频被上传网上。从画面上看,邦迪家族成员和支持者愤怒地要求联邦骑警离开内华达州。骑警们手持防暴电击枪,还牵着警犬。该视频曝光后,大批持枪的人权主义者从美国各地赶到内华达,并与邦迪一起与联邦执法者对峙。12日,数百名抗议者聚集在土管局的牲畜圈禁地门外,其中包括一些持枪的黑帮成员。内华达州高速公路巡警当天证实,由于邦迪的支持者涌上靠近农场的15号州际高速公路,迫使一侧车道暂时关闭。

美国数百民兵持枪逼退政府武警

在美国,权力对自由的侵蚀常会以各种暧昧的面目出现,而很少以秘密警察半夜敲门把无辜者拉去枪毙的方式发生;它可能表现为执法机构对权贵的袒护,在弱者受前者欺凌时拒绝提供保护,此时,假如弱者有枪,局面就大不一样;权力的滥用也可能以代理人的方式进行,当他们需要使用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时,常会伪装为平民暴徒。比如暴力拆迁,夜间突袭很少让正规执法者出手,而是雇佣流氓;在执行各种缺少合法性、执行者自己也觉得心虚的规章条令时,雇佣代理人和“临时工”是常见手法,一旦事情闹得不可收拾,遭遇抗议谴责,执法者就会抛出代理人做替罪羊,这种时候,持枪权就是有效对抗手段,因为既然执行政策的人不是合法正规的执法者,个人的武力对抗其强制措施便是合法自卫。

美联社13日评论称,这场冲突再次引发美国社会对州所有权和联邦政府土地使用政策的争论。不过,关于该冲突背后的“阴谋论”也随之出现。“土管局围捕牧民牲畜的背后,是参议员哈利-里德”,美国Infowars.com网站11日以此为题刊登报道,并被广泛转载。该文称,土管局2012年曾在网站上发表评估报告称,内华达州的牲畜放牧活动影响了当地发展太阳能的计划,后来网站删除了有关文件。曾有报道称,中国新能源企业ENN有意在内华达州建立耗资50亿美元的太阳能发电厂。文章还理出“利益关系图”称,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人里德是该项目的热心支持者,其儿子罗里-里德是该中国企业在美国的首席代表,而美国土管局局长曾担任里德的高级顾问。美国“西部媒体网”12日还称,惧于政府压力,美国主流媒体均未披露这一点。

而且,个人自由所面临的权力侵蚀,并不总是来自中央政府,或得到后者支持,相反,假如个人缺乏对抗手段,这种侵蚀将更多的来自日常接触更频密的地方政府,而我们知道,像乡镇一级的基层地方政府并不拥有现代军队那样的武力,若得不到更高级政府支持,公民自发组建的民兵组织完全有能力与之对抗,如果地方政府的政策很不得人心,也拿不上台面,那就得不到上级政府支持。关于民兵组织如何影响地方政治,生物学家贾瑞德·戴蒙德在《崩溃》一书中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上世纪90年代发生在蒙大拿州拉法利县的真实案例,当时一位县政府官员召集了一个公共会议讨论土地问题,提议要对土地用途进行规划和管制,结果由当地土地主组成的民兵组织持枪进入会场,阻止会议继续,在他们看来,由政府对私人土地的用途进行统一规划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旗下的KSNV电视台报道,内华达州的对峙已持续一周。美国内政部土地管理局(BLM)12日被迫决定停止围捕当地牧场主克里文-邦迪一家的牲畜,并返还已经围捕的大约400头牲畜,以避免发生流血冲突。土管局表示,为了保护一种濒危的沙漠乌龟,美国早在1993年便颁布了限制在内华达州东南部风景秀丽的维京河谷60万英亩联邦土地放牧的规定,但邦迪一家在此后的20年间仍然不顾禁令放牧,导致法院两度做出对他不利的判决。邦迪总共欠下联邦政府100万美元的放牧款,土管局决定围捕联邦土地上的牲畜,但遭到暴力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