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不同寻常是,艾加列在怀有身孕的妻子“失踪”后居然没有报警,妻子失踪当晚他还造访伦敦市中心一个脱衣舞夜店,并突然把住所大装修,且更换地毯。以上种种令警方认为艾加列相当可疑,怀疑曹丽华遭他杀可能性居多,因此控告艾加列谋杀。

艾加列又称,他在妻子失踪后手机关机4天,是因为陷入抑郁。奥特曼说:“你妻子的死亡的确会引发抑郁”。艾加列说:“如果她真死了,是的。但她没有,所以不是。”

在两人结婚三个月后的10月23日,怀有22周身孕的曹丽华人间蒸发。她失踪前两个月,还曾报警称被丈夫殴打。另外,失踪前她也曾致电兄长,通话中并未透露离家出走或轻生之意。

英国富商谋杀华裔孕妻罪名成立 定于明年宣判。推荐阅读:澳洲老翁为娶情妇谋杀华裔妻子 用强酸毁灭尸体

检控官BaljitUbhey说:“在七年欺诈和否认之后,艾加列终被依法办理,面对自己行为的后果。”检控官还说:“艾加列撒下一系列谎话,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和自己与曹丽华被杀一案的关联。我希望今日的定罪能够给曹丽华家庭带来一些安慰,让他们结束这段漫长和煎熬的痛苦经历。”

曹丽华失踪后,她的兄长在2007年2月报案,警方一直把案件当作人口失踪案处理,直至2010年才循凶杀案方向调查。调查人员怀疑艾加列出于妒意,把她杀死,并把她的尸体丢弃在当年大兴土木兴建伦敦奥林匹克公园的工地内。

艾加列则为自己作出辩称,称当晚其父也在场,“我想我当晚应该喝了很多酒,但肯定没甚么可疑事情发生。我在那儿喝酒。她说她要先走。”

艾加列在庭上辩称:“我可以为保护她和孩子献出生命。我从未伤害过任何女人。”然检控官奥特曼(BrianAltman)斥此声明为“捏造、砌词和谎言”。

调查人员也掌握线索,相信艾加列与臭名昭着的亚当斯犯罪家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该个家族无恶不作,涉嫌与多达25宗凶杀案有关,也有随意处理尸体的前科。一名前成员承认,曾经肢解及丢弃最少4具尸体。不排除艾加列下毒手后,委托该个家族的成员协助毁尸灭迹。

奥特曼又指艾加列在妻子失踪后,曾电话联系她的数名朋友,意图造成曹丽华还在活着的假象。对此,艾加列辩解:“我想获得她的一些信息。如果我想制造假线索,我肯定应该用她的手机打电话,以制造假象。但我如何能假扮成她呢?我说话根本不可能像她。”

艾加列家财万贯,在英国多处地区包括罕普斯迭、武士桥(Knightsbridge)和汉顿(Hendon)等地区持有总值数以千万镑的物业。他所住的豪宅有一座金厕所,一块价值4.5万英镑的地毯和一队豪华车队。

同时,艾加列对妻子控制欲极强,甚至使用暴力。2006年8月28日,艾加列与曹丽华结束了晚餐约会之后,艾加列在回家路上袭击曹丽华,此事还惊动了警方。警方到达现场之时,曹丽华在EastFinchleyFoodandWine一旁畏缩,两手臂均有刺伤痕迹,而艾加列当时手持小刀。曹丽华称,两人因为她的过去以及艾加列不管她怀有身孕在车中吸烟而发生口角,艾加列把她推倒在地,但艾加列则坚称自己为即将当父亲感到很高兴,还称会做一切事情保护妻儿。

患有强迫症和忧郁症的艾加列结婚不久变得多疑,两人经常因曹丽华跳艳舞的过去产生争执。艾加列妒忌心重,还请出私家侦探,要求为太太测谎,以确定腹中孩子是他的。曹丽华忍无可忍,曾六次收拾行李离家,但因艾加列以死相逼而打消去意。

他说:“控方必须在受害人尸体缺失的情况下证明谋杀罪,具有很大挑战,而包括爱尔兰、中国、日本和欧洲多地对谎言进行大量调查后,都没有发现曹丽华生还的证据,而这些调查结果都令我们在庭上指向一个事实,就是曹丽华不再在世,而且她是被其丈夫所杀。”

2005年3月,艾加列在爱尔兰一间夜总会内消遣,结识了艳舞女郎曹丽华,付出270镑请她私下表演艳舞。之后,艾加列疯狂追求曹丽华,送上大批礼物和金钱。两人相识了数周后便在中国闪电结婚,曹丽华在2006年搬到艾加列在伦敦罕普斯迭(Hampstead)的豪宅居住。

奥特曼又说:“我们是不是离真相很接近了?她根本不想和你在一起。你们之间爆发争吵,然后你杀死了她。”艾加列自我辩护:“没有,当然没有。正如我之前说过的,我会为保护她和孩子献出生命。我此生从未伤害过女人。”

据欧洲《星岛日报》报道,英国地产富商兼珠宝批发商人艾加列(RobertEkaireb)被控于2006年谋杀怀有22周身孕的华裔妻子曹丽华(音译:LiHuaCao),虽然警方至今仍未找到女死者的尸骸,但经过两个月审讯,刑事法庭(OldBaileyCrownCourt)裁定艾加列谋杀罪名成立,定于明年1月7日宣判,但法官已经表明艾加列会被判终身监禁。